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全球产业链重构背景下的中国制造

时间:2020-07-14    作者:星辰智能


       首先,有一个很大的判断,全球产业链的基本盘不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比喻全球制造业中以美国为头脑,互联网公司提供大脑般的上层建筑,制造业的心脏是德国和日本,四肢是中国。 当然,分工现在也在变化,中国也在向产业链价值链的高端迈进,但这个比喻仍然很大程度上反映了现实。 中国制造强国论坛年会由中国智库举办,每年将公布中国制造强国指数。 据指数集团统计,世界制造大国有四大阵营,第一阵营是美国,第二阵营是德国和日本,第三阵营包括中国,韩国,法国,英国,中国目前在第三阵营的前面。 第四个阵营是印度和巴西等新兴国家。一般来说,中国制造业在世界制造业格局中的地位不应该发生很大的变化。 但中国制造面临着一系列挑战和困难。
       第一个挑战是,中国面临着与先进制造业脱钩的风险,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意图封锁和封锁我们。 在美国商务部的实体名单上,中国有许多高科技公司,这实际上是对我们先进制造业的精确打击和威慑。 所以先进制造业面临着西方国家的压力,而我们的传统制造业面临着东南亚国家的追赶,越来越多的企业转移到东南亚、泰国等国家,这一趋势是第二个挑战。第三个挑战是我国国内制造业要素成本的总体上升,土地价格上涨,劳动力价格上涨,社会保障成本上升,环境成本上升,产能去除以及每次环境风暴后一些制造业公司的搬迁或关闭。 

       国内制造企业面临的老问题,是供给侧改革——“三高三低”,分别是高投资,高成本,高污染,低效率,低价格,低品牌附加值。 转型还处于爬坡阶段,虽然我们在供给侧改革上已经四年了,但效果还在路上。 所以2015年我们提出了九大任务,五大中心,十大领域。 总的来说,我国制造业遇到了一些挑战,但也处于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 

       疫情结束后,我国制造业将面临一个新的问题,全球产业链将开始垂直收缩。 要解决产业链的安全问题、脆弱问题和过于复杂的问题,就必须垂直收缩。 产业链纵向收缩意味着上下游开始缩短,横向集聚,同类产品,同类企业区块集聚。

       如果要重建产业链,一共有三重链。 中国产业链可能从全球体量向大陆链撤退,首先向东亚链,中日韩产业链撤退。 这一环节我们努力维护中日韩自由贸易区,争取早日建立。 下一个第三链是国内链,未来我们可能会更加注重国内产业链的建设,立足国内市场的比较完整的产业链。 

       中国的经济韧性是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退出全球化,有退路,中国制造有四大优势,在世界上仍然是非常明显和不可替代的。 

       首先,中国的制造部门非常齐全,联合国注册了600多个制造产品我们有。第二,有巨大的能力满足14亿人的衣食住行和工业品,还有剩余。 三是国内市场较大,中产阶级3.5亿,有近10亿消费群体,进一步城镇化,城镇化,挖掘市场需求潜力。 第四,中国有效的产业政策在世界上也是独一无二的。 美国人羡慕我们的工业政策,因为他们的工业政策就像一张纸,没有人执行它们。 工业政策在日本做得很好,但我们做得比日本好。 这是我们的优势,即使面对危机,搬迁或脱钩,我们的基本优势依然存在。

     中短期内,我国在吸引外资方面仍具优势
       
在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我国对外资仍有很大吸引力,这也将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全球产业链的“去中国化”现象。

       一是中国在全球产业链上具有较强的影响力,且市场优势突出。 2018年,中国制造业增加值占全球比重达到28.4%,居世界首位。 在前25%的出口中心度最高的产品中,中国的市场占有率仅次于美国,位居第二。 另外,中国外资企业对中国市场的依存度较高,其中70%以上的产生量在中国市场销售,只有30%出口到欧美,市场优势大大抑制了外资企业产业链的转移。
       二是中国制造业基础稳固,产业链集群优势短时间内不可替代。 中国是全球重要制造业的核心,拥有最完备的工业品部门,工业体系和基础设施配套齐全,综合成本具有较低的优势,为支撑全球产业链变革奠定了硬件基础。 中国在劳动力数量,生产效率,经济结构和配套基础设施等方面与其他国家相比具有非常大的优势。 作为产业转移的潜在目的地,越南,墨西哥,孟加拉国等2018年的就业者人数分别从中国的2%停留在5%,制造业的增加值从中国的1%停留在5%。 越南2018年制造业人均生产额刚刚超过1万美元,而中国则达到2万7000美元。 美国作为产业链回流的主要发起人国,长期重视金融,因此轻制造的产业战略是其经济结构和基础设施不适合制造业发展,调整和建设成本极高。

       三是在疫情期间,中国突出了其在治理能力方面的优势。 疫情爆发后,我国体现的管理能力使许多外资企业更加理性地评价和制定供应链多元化战略。 据领先的电信、媒体和技术(TMT)行业称,中国的业绩超过了其他潜在的搬迁目的地,如东南亚,东南亚正经历着更加坎坷的停产和供应脱钩。 

       四是疫情促使下一阶段行业更加重视数字基础设施,我国在相关领域具有先发优势。 我国发展了互联网商业土壤,并正在加快布局5G网络,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数字基础设施,数字集群优势对跨国企业很有吸引力。 许多跨国公司甚至表示愿意留在中国,甚至更多地在中国投资,以领先于数字经济和商业创新。

       未来全球产业链重构的主要演进趋势

       目前,全球化回调带来了全球产业链的深度调整。全球化从高速推进期进入调整期,在波动中面临较大的回调压力,全球充分竞争格局被削弱,也带来了全球产业链的深度调整。由于贸易冲突和流行病影响等不确定性的影响,跨国企业的供应链决策越来越重视安全与稳定的考虑。近二十年来,基于效率最大化的逻辑,全球产业链在横向上逐渐形成了专业化,细分化的产业分工,但也造成了环节过多,物流成本高,运输时间长,部分产业链过于集中在某个国家或地区的问题,造成全球产业链的高度脆弱性。 一旦遇到与地域特色相关的冲击,全球制造业将面临断裂,瘫痪等打击。 中美贸易摩擦和新皇冠的爆发,也使各国开始认识到,如果涉及基本生计、国家安全和工业安全(如医疗、军事和高科技)的产业链过于集中在海外,在未来面临外部冲击或全球竞争时,将使国家陷入被动局面。 在风险规避的驱动和政府的主动下,跨国企业的供应链决策将基于利益,效率和风险之间的平衡,而不是利益效率是图。
   
 未来,全球产业链将更多地朝着抗风险,多元化,韧性方向发展,并将呈现以下四大趋势:一是以双核体系为特征的全球产业格局将常态化。 与冷战制度不同的是,全球经济贸易体系以中美两国为中心,许多摇摆国家和摇摆企业处于中间地位,可以与中美两国做生意。 在中美博弈的背景下,一些国家通过与双方合作的同时,不仅有助于扩大利益方,而且有助于平衡风险。  二是产业链本土化和区域化趋势将不断加强。 在地缘政治和风险规避因素的驱动下,可以预见,全球产业链将缩小到某个地区,或某个国家或地区。 产业链区域化,本土化将成为结构性趋势。 而产业链的区域集聚也将取决于经济的实力,如美国和日本可以将产业链转移回当地,一些欧洲小国只能将产业链转移回欧盟市场。第三,未来产业链将具有横向分工和纵向整合的特点。 为了应对全球产业链的脆弱性,将世界上最好的企业聚集在区域一级,进行专业化的产业分工,形成纵向一体化的集群模式,利益仍由各国企业共享。  第四,数字技术推动全球产业链朝着智能化,配送化,资本化的方向发展。 随着云计算,工业互联网及自动化等信息技术逐渐成熟并投入商业使用,未来制造业将逐步向智能化,配电方向发展。 在迎合风险分散需求的同时,也使产业链变短变平,强化本土化和区域化趋势,弱化全球化趋势,加速全球产业链的重构。 此外,数字技术还将加剧生产要素比较优势逻辑的变化,技术替代劳动力的可能性将进一步增加,超低利率和负利率的货币环境也将大大降低企业的资本和融资成本,未来产业链的资本化程度将继续提高。

友情链接: 小功率交流伺服电机小功率交流伺服电机G系列通用型伺服电机军用伺服液压伺服
使用条款隐私政策网站地图